今天是: 投稿邮箱:lxnnews@sina.com、luxinanzaixian@sina.com  官方QQ群:255568439

菏泽白血病女孩与病魔抗争七年 父母不离不弃

来源:大众网菏泽频道|2014-02-21 13:00:45|字号:|评论(100)|Tags:菏泽 白血病 女孩 病魔 抗争 父母

吕彦磊的求助信

\

复发后经过化疗的小诗雨头发在逐渐脱落

\

小诗雨平时画的画

\

小诗雨平时画的画

\

小诗雨背着家人写下的文字

\

小诗雨背着家人写下的文字

\

小诗雨背着家人写下的文字

 

    大众网菏泽2月20日讯(实习生 张 鹏)从4岁的吕诗雨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白血病以来,北京市儿童医院血液科第一病房几乎成了吕诗雨第二个家。化疗、康复、复发……让这个家庭经历了太多的悲欢离合。

 

    今年除夕夜,就在窗外漫天烟火、各地人们团圆相庆的时候,北京儿童医院血液科病房的走廊上静悄悄的。透过病房门可以看到,这个11岁的小姑娘安静地睡在病床上。

 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突如其来的白血病:小诗雨可以在教室里开心地和小伙伴们玩耍;父亲吕彦磊也可以继续在电视台做自己钟爱的工作,拍摄自己喜欢的视频;这个三口之家现在一定过得幸福快乐……

 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过不过年的感觉,孩子平平安安就是我最高兴的”

 

    2007年中秋节前的一天,连续一周高烧不退的女儿让作为父亲的吕彦磊焦躁不安,几次血象检查均不乐观,血压一直偏低,在菏泽市牡丹区人民医院北关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星期后,情况也丝毫没有好转。不敢有过多的耽搁,办理了转院手续后,立刻带着女儿奔赴北京儿童医院,做了相关的检查之后,吕彦磊被医生告知孩子得了急性淋巴白血病。

 

    犹如一声晴天霹雳,这个刚到而立之年的男人一下子就懵了。

 

    “白血病”——这个曾经陌生的词从未如此真实地出现在这个家庭里,欢声笑语渐渐淡出,取而代之的是疾病面前巨大的痛苦。

 

    住院、化疗、打针、吃药……小诗雨的生活被生生扭转。由于小诗雨的病情一直不是很稳定,吃药打针一直不敢间断。不停地化疗也让诗雨的身体变得很虚弱,只能依靠轮椅代步,好不容易留起来的长发被化疗残忍地夺走。

 

    2007年除夕夜,吕彦磊和爱人闫瑞霞一起守在小诗雨的病床前,看不到窗外绚烂的烟花,也听不到窗外连天的鞭炮声。

 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过不过年的感觉,孩子平平安安就是我最高兴的。”那个年,一家三口在北京的病房里度过。“没有丰盛的年夜饭,没有春晚,但孩子懂事地不哭不闹,却让我们心里暖暖的。”

 

    “今年是孩子自己一个人在病房里过的年,由于孩子抵抗力差,担心孩子再次受到病毒感染,只能有护工陪着,也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……”说到这里,吕彦磊哽咽了。

 

    “这是个满是伤心回忆的城市”

 

    吕彦磊是菏泽牡丹区电视台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,从事视频编辑工作多年,爱人闫瑞霞是菏泽市牡丹区南城办事处中山社区一名普通的办事员,每个月有1600元左右的收入。

 

    “北京,曾经是女儿一直想去的地方,她想去天安门看看。”然而为了给孩子治病,吕彦磊举家来到北京,“孩子终于到了北京,却没法去看一看她一直期待的城楼。”

 

    经过近一年的治疗后,也就是在2008年6月,诗雨病情逐渐稳定,医生建议回菏泽维持治疗,吕彦磊一家带着孩子和必备的药品离开了北京,回到菏泽家中养病,“这是个伤心回忆的城市。”吕彦磊这样形容这座城市。

 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年来,吕先生每三个月带着孩子到北京做检查。菏泽、北京两地跑,工作的时间完全被打乱,微薄的收入更是难以支付昂贵的治疗费用。从2007年开始,家中所有积蓄已经几近用光,好在有亲朋好友和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,才没有欠多少债。

 

    “自从孩子白血病确诊以来,家里的钱只出不进,医药费、来回车费、租房子的费用……”这个快要迈入不惑之年的男人近来也开始迷茫了,“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。”

 

    “就像是命运又跟小诗雨开了个玩笑”

 

    经过三年多的治疗,小诗雨的情况逐渐好转,笑容渐渐浮现在这张稚嫩的脸上。偶尔的,当天气晴朗、血象显示良好,诗雨的妈妈会推着诗雨在人少的地方转转。“医生说要尽量避免接触很多人,外面又有风,要避免孩子吹风。”闫瑞霞说。

 

    2011年,诗雨已经能够停药了,四年来每天吃药打针的日子终于结束了。为了庆祝小诗雨康复,一家到了天安门,诗雨后来也回到离开多年的学校,又翻起那本已经翻烂了好多页的《豌豆笑传》,又开始拿起心爱的画笔,教室里又响起了诗雨熟悉而又陌生的读书声,一切又像从前那样宁静。

 

    可是,命运的天平再次倾斜,2013年农历二十四,在这个年味逐渐浓郁起来的日子,病魔再次侵袭了小诗雨,退不下去的高烧让吕彦磊悬着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

    不敢有丝毫停留,他立刻买了去北京的车票。

 

    农历二十九,医生打来电话叫吕彦磊去看结果。

 

    大年三十的晚上,小诗雨便住进了病房。

 

    “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复发……”主治医师郜医生这样告诉吕彦磊。

 

    两张小床,一台电视,十平米的“家”

 

    为了更好地照顾生病的诗雨,吕先生夫妻俩把菏泽的工作放到了一边,请了长假在医院附近租了间“房子”。十平米的“房子”里,两张小床、一台电视,加上房租送的一些家具,组成了这个临时的“家”。

 

    “除了床和电视是自己的,其他的东西都是和另外一个人共用的。”为了给小诗雨治病,这个家庭的积蓄已经基本花光,小诗雨白血病的复发让这个家庭再次陷入困境。“医生建议最好做骨髓移植,即使用我们自己的骨髓,光移植费和后续治疗费就需要六十多万元,这还不包括日常的护理费用。”吕彦磊说,为了给诗雨治病,已经倾家荡产,这个“房子”每个月的房租还要2000多元,为了减少花销,这对夫妻俩和另外一个人共同租了这间被隔开的房子。

 

    “没有办法啊,要不是实在没有办法,我也不想向大家求助啊!希望能够有好心人伸出援手,帮帮我们吧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等你头发长长了,叫妈妈给你编各种好看的辫子好吗?”

 

    2007年,小诗雨第一次化疗开始,一头浓密的头发便开始不停地掉。没几个月一头长发便掉光了。

 

    “头发什么时候能长长啊?”女儿总是这样问陪护的父亲吕彦磊。

 

    “乖女儿,不要担心啊,头发很快就会长长的,到时候叫妈妈给你编各种好看的辫子好吗?”每次听到吕彦磊这样的回答,小诗雨总是满意的点点头,不吵也不闹。女儿的懂事更加重了吕彦磊心中的痛苦。

 

    吕彦磊说,自从2008年转为维持治疗后,诗雨的头发开始慢慢长长,年龄逐渐大起来的她开始自己摆弄头发,时常编一些自己喜欢的辫子,别上好看的发饰。

 

    可是现在,复发的诗雨又开始了不断地化疗,头发又开始一点点地掉,虚弱的她只能躺在病床上,有时躺得久了,便让爸爸抱到轮椅上,在房间里转转。

 

    “还说等她好了让她妈妈给她编好看的辫子,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……”吕彦磊再次陷入了深思。

 

    截止到记者发稿时,小诗雨还在做化疗阶段,欠下的债务已经有10多万,数额还在增加,做骨髓移植的六十多万目前还毫无着落。

 

    吕先生找到大众网,希望能够有好心人帮忙,解决昂贵的治疗费用。经吕先生允许,特在此公布他的银行卡账号:

    中国建设银行,卡号:6227002301083302482 户名:吕彦磊

    电话:15210137074

    病房办公室:010-59617611

    请您献上一份爱心!

 

    分享到: